您所在的位置:资讯中心 > 人物报道
三一唐修国:从贩羊商到工程机械巨头
来源:界面新闻   发布时间:[2018/08/24 10:18:04]

经过32年的发展,当年的小焊接材料厂已成为中国最大、全球知名的工程机械制造企业。1989年春节,湖南省娄底市涟源茅塘乡道童村一座作坊工厂门口,在周边欢腾的鞭炮声中,大哥梁稳根在门框边贴上一副春联,上联为“建设一流企业”,下联为“培养一流人才”。跟在他身边的还有三个兄弟——唐修国、袁金华和毛中吾。这里原是一栋废弃的养殖场。1986年3月1日,四人以此为据点,创办了涟源茅塘焊接材料厂(后更名为特种焊接材料厂)。这便是三一集团有限公司的雏形。

1.jpg

经过32年的发展,当年的小焊接材料厂已成为中国最大、全球知名的工程机械制造企业。许多人以为三一的名称出自《道德经》中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”的哲学思想,这是四位创始人未曾料想到的。

6月27日,在北京昌平的三一产业园里,现任三一集团总裁的唐修国对界面新闻记者回忆,不久后,湖南省一位领导来厂考察,建议在原春联上,加上横批“做出一流贡献”。在这个提议下,梁稳根开始构思,由三个阿拉伯数字代表三个一流,组成“三一”的商标和创业宗旨。

唐修国花了100块钱在涟源请了一位美术老师,为“三一”设计商标,这位老师一共设计了五种方案。交方案那天,唐修国冒雨骑着摩托车前去取回。等他与另三位兄弟汇合准备挑选时,发现除了美术老师推荐的方案外,其他四个都不见了。索性,剩下的这个方案成为了日后三一的商标和名称。

1977年12月,中国改革开放的先声传来,中国高考制度恢复。作为恢复高考制度的老三届大学生,78级的梁稳根和唐修国、77级的袁金华、79级的毛中吾四人结识于国有企业,经常利用工作之余,一起讨论企业的出路。这三届大学生通常被称作经历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代人,与中国改革开放的节点紧密相连。

1982年,党的十二大提出了“计划经济为主、市场调节为辅”的原则,中国改革开放的经济浪潮越来越猛。1984年,邓小平第一次南巡,这一年也被称为中国“公司元年”,一大批日后引流中国商业潮流的公司在这一年创立。

在这股浪潮的带动下,梁稳根四人辞去了国企“铁饭碗”的工作,下海创业。

他们最终选择进入了工程机械行业。这个强周期性行业和国内外经济波动密切相关,深受GDP、固定资产投资规模、城镇化率等因素影响。改革开放后释放的市场为他们提供了绝好的发展机会,和中国经济共同高速成长,但中间也需挨过经济衰退期带来的寒冬。

作为工程机械龙头企业里为数不多的民企,梁稳根带领的三一,成为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具有自身代表性的见证者和亲历者。


第一桶金

1978年,在中南矿冶大学(现中南大学)金属材料学专业学习的梁稳根,因为偷学企业管理,被同学起了个“梁厂长”的外号。他在学习中已关注到中国改革开放的中心环节——经营好企业。

1983年,大学毕业后的梁稳根被分配到兵器工业部洪源机械厂工作。在这里,他与刚入厂的唐修国、袁金华和毛中吾成为志同道合的伙伴。

当时,洪源机械厂的军品产量计划在减少,开始实施军转民,虽然没有提改制,但提出要企业对经营成果负责。与此同时,报纸上有关改革开放前期的消息越来越多,万元户的新闻时常见诸报端。

一年多后,梁稳根被提拔为厂体改委副主任,唐修国等人也先后得到提拔。1985年12月,由于工厂改革步伐停滞,厂长不同意进行承包制,四人想着“医治一个旧细胞,不如换一个新细胞”,打算辞职自己办厂。

77.png

三一的四位创始人。图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


最初,梁稳根提出“熟悉十个行业,拿出十个方案,做出十张图纸”的想法,但现实却很残酷,离职下海后,四人一起贩过羊、销过酒、生产过玻璃纤维,始终找不到出路。

1986年农历春节前,眼看就要山穷水尽,梁稳根和毛中吾发现焊接材料在市场上供不应求。那时,中国的焊料市场规模很小,只有不到300万元的市场,大企业不愿意生产,小企业又做不好,而新材料正是他们四人的专业和特长。

他们从亲戚朋友处凑了6万元,另招揽四个年轻农民,开始经营他们的涟源茅塘焊接材料厂。

但是当时没有钱和设备,就连生产焊接材料的原材料铜和锌,都要有指标才能购买,为此他们想了很多办法。

“我们在兵工厂工作过,知道炮弹壳含铜、含锌,于是就用报废的炮弹壳来提炼原材料,”唐修国说,“我们还回收紫铜线作替代原材料,但紫铜线又不能直接使用,只好熔炼后又精炼,在工艺上进行创新。”

经过100多次配方调整、几十次工艺变革后,他们终于制造出第一个适销对路的产品——105铜基焊料。产品问世后,他们开始一家一户跑客户。

当时29岁的梁稳根北上辽宁,没有通过任何介绍,直接“闯进”辽宁省葫芦岛市莲花山冶金厂厂长吕印廷的办公司,推销自己的产品。

从未听过这家材料厂的吕印廷被梁稳根的诚恳打动,要求他在当年5月供应200斤焊料。但如期交货后,梁稳根却没有收到货款,收到的是一份产品质量不合格、拒付货款的电报。

为了解决质量问题,梁稳根在小四轮拖拉机上绑了藤条椅,将大学老师翟登科教授从长沙接到了茅塘。在翟登科的帮助下,三个月后,105焊料研制出现转机,各项指标达到了国家要求,并填补了湖南省的一项技术空白。他们的公司也收到了吕印廷打来的第一笔9000元货款。

这一年,梁稳根负责跟大客户,唐修国等人分片区跑中、小客户。1986年冬天,唐修国来到有“东方鲁尔”之称的沈阳铁西区推销焊料。据他回忆,当时的沈阳已是零下20多度,披着军大衣的唐修国仍然感到寒冷。

去第一家公司敲门时,门卫拉开值班室小窗户看到是推销的便不再开门了;去到另一家公司,门卫老大爷同样打开窗户询问:“南方来的?推销吧?”

“是的,我的这个材料你们要用,是好东西。”唐修国回答。“进来吧”。门卫老大爷找来了他们厂计划科的负责人,负责人带着唐修国去仓库看,他们厂一年也用不了几斤焊料,唐修国的这次上门推销失败了。“当时我们都这样跑客户,有一年几百公斤的大客户,也有一两斤的订单,但总的来说还不错,营收大约有11万元。”唐修国说。

“赚了近一万元,我们很高兴。因为过去万元户了不起,如今我们四个人也成了万元户。”唐修国回忆道。


农村走向大城市

在生产、经营105焊料三年后,1989年,梁稳根四人走出茅塘乡,在涟源市成立了涟源焊接材料总厂。此后两年,他们还开发出人造金刚石压机等产品,企业体量增大,产值奔向1亿元。

这时的梁稳根有了新的苦恼:同为湖南民企,三一和生产空调的湖南远大几乎同时起步,为什么远大能做到20亿元规模,三一却还不到1亿元?

梁稳根和他的管理团队思考着企业是否需进行战略调整。1991年,有着”三一战略第一人”之称的向文波加盟了三一。同年,涟源焊接材料总厂正式更名为湖南三一集团有限公司。

梁稳根和向文波开始了市场调研,最后找到制约公司发展的两大瓶颈:一是湖南远大进入的产业是规模可达上万亿元、没有天花板的空调业,而三一从事的金刚石压机,全国市场份额不过10亿元,即使垄断也不过如此规模,有色金属材料的市场狭小;二是公司所在的涟源市,当时地域偏僻,交通不便。

88.png

唐修国(左一)、梁稳根(中)、袁金华在车间。图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

因此,三一提出“双进”战略:进入中心城市——长沙;进入大行业——装备制造业,首先进入工程机械制造业。

在这一战略指导下,1994年,三一重工有限公司(下称三一重工)在长沙星洲成立,并由材料工业跨入工程机械。

工程机械呼应了中国当时工业化、城市化发展的大潮。当时的中国,城市化率不足40%,每一个百分点的城市化进程都会有超过千万的农民进城,由此带来的基础设施建设,均离不开工程机械的帮助。

“那时候市场并不看好民营企业,认为工程机械行业需要大厂房、大设备,还要有非常强的研发能力”,唐修国说,“在材料领域,我们生产了人造金刚石压机,有一点点装备制造的基础,但这个基础的确很弱。”

在起步阶段,三一重工以长期被欧美国家垄断的混凝土输送设备为敲门砖,由梁稳根率领团队攻坚,研制出中国第一台混凝土拖泵。

但很快,三一的拖泵就故障频出,原因是拖泵的核心部件集流阀组出现问题。当时,这一核心零部件的制造技术被外企掌控,并采用非标准件设计构建技术门槛,简单模仿这条路根本走不通。

关键时刻,梁稳根从北京自动化研究所请来了专家易小刚(后为三一总工程师),通过标准件组装这一核心部件,破解了国外的封锁。几个月后,集流阀组设计完成,三一有了第一个专利技术。

据唐修国回忆,当时的混凝土泵非常容易被石块堵塞,为了解决这一问题,梁稳根决定将系统压力提高到不会堵塞、也不会导致机器成本大幅度提高的16兆帕,而当时德国设备的指标是9兆帕。

“这对我们打开市场很关键。”唐修国说。1998年,三一依靠拖泵产品做到年收入逾2亿元,在工程机械站住了脚跟。


中国股改第一股

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,证券市场的出现和发展,是中国经济从计划体制向市场体制转型中最为重要的成就之一。在这家民营企业发展过程中,三一也经历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变革。

在工程机械行业站稳脚跟后,三一的生存已不成问题,开始筹划上市。2000年,三一重工有限公司更名为三一重工股份有限公司。

“当时有人提醒说,民营企业不要做太大,树大招风未必好”,唐修国说,“但我们始终认为,三一同国际优秀企业相比,在法人治理上不规范,在战略、财务控制等方面能力不足,上市能帮助三一进一步规范,也能在资本投入上帮助公司,加速三一成为全球优秀企业。”

2003年7月,三一重工(600031.SH)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,成为一家公众公司。上市后,梁稳根又开始困惑:一边是国民经济的快速发展,一边却是股票市场的低迷荒凉。

2005年4月,时任国家副主席的曾庆红视察三一。参观工厂时,曾庆红问梁稳根:“你们也是上市公司,那你们的股票是绿多还是红多?”梁稳根答,“红的还是多一点”。

“中国的股市为什么老是绿的呢?”实际上,曾庆红当时已经注意到中国股市一直涨不上去。

梁稳根说,中国是一部分股份上市,非流通股占了三分之二,流通的市值仅为25%-30%,由于大部分不能流通,同股不同利,大股东和小股东形成博弈关系,股市就成现在的样子了。

那时,中国证券市场存在一个独特现象:同一A股上市公司的股份,分为流通股和非流通股,占整个市场近三分之二的非流通股(国有法人股)不能上市交易,这种股权分置格局严重阻碍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。

曾庆红离开三一后,梁稳根就股权分置改革的建议写成报告上递。曾庆红批示,请时任中国证监会主席的尚福林同志阅处。

2005年4月,为了消除上述流通制度差异,解决A股市场相关股东间的利益平衡问题,中国证监会宣布启动股权分置问题试点,三一重工与清华同方、紫江企业、金牛能源被列入首批改革试点企业。

999.png

三一重工股权分置改革临时股东大会。图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

唐修国回忆,当时股权分置改革没有先例可循、没有参照标准,但要求三一以企业能够承受的代价换取市场各方总体利益的最大化。

同年5月10日,三一重工出台方案:流通股股东每持十股流通股获3股股票和8元现金。方案一公布,市场一片质疑,三一股价一路下跌。5月24日,三一推出修改方案,改为每十股送3.5股派8元现金,并主动提高减持门槛。6月10日,在三一重工股权分置改革临时股东大会上,方案以99.99%支持率通过。

三一重工因此成为“中国股改第一股”,解决了中国资本市场内生性、基础性缺陷,中国股市进入全流通时代。当时,唐修国称“这次改革的一小步,也许是中国资本市场的一大步”。


攀至高峰到熬过寒冬

在股权分置改革后,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,中国工程机械行业迎来了“春天”。三一的发展也异常迅猛。

在上市募资9亿元后,三一重工开始拓展挖掘机、起重机、煤机等产品线。

尽管在2002末至2003年中的非典疫情影响下,三一重工仍旧快速发展:2002年,三一重工的营收约为9.85亿元,2003年营收更增至20.88亿元。

在堪称中国工程机械制造行业黄金期的2006-2011年间,伴随着“四万亿”刺激政策,中国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进入投资高潮,中国工程机械行业以及身处其中的三一迎来快速发展期。

“那几年非常简单,在工程机械行业,我们不断研发新产品、拓展新市场、提升服务,销售规模和利润都起来了。”唐修国说。

当时,无论企业和下游用户都一片乐观:企业们借势头迅速扩大产能、兴建工厂、增加员工规模,整个行业收入跨入了5000亿元大关,销售形势一片大好。

2011年,三一重工迎来业绩的顶峰。当年营业收入达到507.7亿元,净利润86.4亿元,两者均同比增长约五成。

同时,三一重工还以215.84亿美元(约合1500亿元人民币)的市值登上《金融时报》全球500强,梁稳根也以500亿元的身家,成为中国首富。

但就在此时,工程机械行业风光无限的日子意外地戛然而止了。

2011年,轰动全国的7.23动车事故发生后,国内基础建设出现停滞,再加上房地产投资收缩以及受新一轮宏观政策影响,中国工程机械的市场需求急转直下,并在此后的五年一直延续衰落的势头。三一重工未能幸免。2015年,其营收入已腰斩至233.6亿元,净利润则跌至1.39亿元。

市场风险持续爆发,三一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。行业断崖下跌,意味着大量应收帐款无法收回。

“我们的资产负债率从来没有超过60%,但我们认为资产负债率超过50%都是不应该的。”唐修国说。

“前五年市场需求非常大,一些初进入行业的人没有原始积累,但银行按揭等新的金融工具为他们提供前期融资,放大了他们对设备的购买力,”唐修国说,“如果市场一直平稳的增长,这个风险是不存在的,但从2011年末开始,市场已经开始连续下滑,我们知道了什么叫风险,什么是周期。”

2012年,三一集团开始内部进行改革,同时再次做出“双进”决策,即进入更大的城市北京,进入更大的国际化市场。

据唐修国介绍,在内部改革中,三一首先“急诊治标”,从用户开始,解决、改善用户的盈利,改善自己的盈利能力,化解经营风险;其次通过流程和信息化再造,提升公司的竞争力。

在熬过漫长的市场低迷期后,三一重工终于等来了工程机械行业的复苏。随着中国宏观经济向好,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,工程机械市场开始反弹,三一重工重回增长。

截至2017年,三一重工营收383.35亿元,净利润20.92亿元,同比增长928.35%。

“2018年,三一集团的年销售规模会奔着1000亿去,利润和现金流奔着100亿元去,“唐修国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,“今年三一集团最关键的是,要做到银行存款额超过集团所有的有息负债,彻底解决经营负债。”


站在月球看地球

“三一在旋挖钻机、混凝土设备领域已做到全球第一,今年挖掘机也可以做到全球第一。”唐修国说,“面向工程建筑的履带起重机共有三类,三一、徐工、中联分别在履带、轮式和塔式起重机排第一,四类设备综合起来,三一是最强的。”

但在他看来,中国的工业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中国装备制造的平均水平同欧美、日韩还有很大差距。其中很重要的原因,是缺乏像通用电气、西门子这些在材料、结构等领域都有很好技术的公司。

“三一应该成为这样的角色。” 唐修国说。

5.png

三一最终选择要成为通用和西门子的升级版。未来,三一重工、三一国际(00631.HK)在工程机械制造领域的定位是工业技术和互联网平台。

“我们正处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机遇之中,必须站在月球看地球,不过于强调中国市场,而要放眼到国际市场。”唐修国说。

以国际市场为例,八年前的南非世界杯,几乎每一个新建场馆,都有三一设备的身影;四年前的巴西世界杯,三一包揽了70%世界杯场馆的建设装备,今年的俄罗斯世界杯,三一和代理商一起又参与了全部12座场馆的建设。

“但与西门子这样的公司相比,在传统的工业技术领域,三一还是追赶者,”唐修国表示,“但在公司的平台化、物联网、工业互联网方面,我们争取不落后太多。”

与此同时,三一集团正借鉴波音、空客,利用自己在工程机械领域的实力,进入装配式建筑领域,希望将旗下公司三一筑工打造成为面向该领域的赋能平台。

三一筑工是的主要业务是从事建筑工业化的工艺装备、PC部品部件、EPC总包管理、建筑开发和地产运营等。官网资料显示,三一筑工拥有全球领先的PC装备研发、制造、生产能力。

“未来,建筑领域将大规模地进行工业化生产,三一集团如能成为一个专业化平台,就可以把技术、装备、机器人、数字化都聚集起来,为新的产业生态赋能。”

对于三一筑工的发展,唐修国还给集团立了“军令状”:在2017年5亿元的销售额基础上,三一筑工今年要将销售额做到15亿-20亿元,获得200亿元的估值并实现融资;2019年,三一筑工要实现30亿-50亿元销售额,2020年则须达到70亿-100亿元。

“我现在的角色,就像我32年前做一个小企业一样。”被梁稳根称作三一”管理第一人”的唐修国对界面新闻记者说。

热门关键字: 工程机械 
[该信息共被浏览161次]
文章点评: